姜芭蕉

我饿了我想吃小鸡炖蘑菇爆浆鸡排老母鸡汤辣子鸡奥尔良烤鸡红烧鸡块黄焖鸡米饭油炸大鸡腿我先点个外卖

瓦坎达国王追求计划

啥也不说了让我哭一会先

红莲:

(说好的猿豹段子,纯属瞎写,ooc慎入,记性不好如果有bug请选择性忽视,感谢)





1.
我是勇猛帅气的人猿首领M'baku,最近我遇到了点烦心事。
我好像一个不小心,爱上了那个跟我干了一架的小王子,T'challa。
至于是什么时候,我想大概是挑战他的那天,他一个大E坐我脸上的时候。
就算被打歪了鼻梁骨,老子也痛并快乐着。

2.
于是我决定制定一个追求计划。
虽然小时候总和他一起玩,但自从念书的时候闹掰了,再以后就没了啥交集,而且不仅没交集好像emmm现在还结仇了,情况貌似不容乐观呢。
直接追求肯定不行,得智取,我的智商那没话说,追他绝对易如反掌。
于是我机智的在边境放了个大土炮。
把他哥炸飞了,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啥?你问我后来?
不是我吹,一般人要是被犀牛顶到空中转体七百二托马斯全旋落地八九个回合,那根本挺不过去。

4.
养伤的时候我天天躺在床上,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想他。
我在思考除了可爱我到底喜欢上了他什么, 思来想去,应该是他执着又清澈的眼神。
一次次从水里爬起来,在胜败已定时的喋喋不休,激进又慈悲。
我在想我们该如何打破对立的僵局,我们是否能甘心让这片冰原冠上那年轻国王的名号,是接纳,还是对峙,我们究竟接不接受体内流动的,与他们相同的血。
开玩笑,老子怎么会想这些没用的东西,嘻嘻。
老子想的只有怎么把这个小可爱拐来当压寨夫人好吗!
在把第二只黑猫头毛撸秃的时候侍卫阻止了我,递了张纸巾过来。
首领,你胸口的白颜料被冲掉了,要不你擦擦嘴呗。
他应该庆幸我吃素。



3.
再听说他的消息时我懵了,没想到他居然被揍败了,还是被个外人揍败的。
重伤跌下悬崖,那么老高,好在听说是掉河里了,我估计他还能再抢救一下。
族人一个接一个来报信,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成熟稳重如我,淡然冷哼一声,重重用权杖敲响地板。
“等啥呢?捞啊!”

4.
功夫不负有心人,派出的两千渔民终于在日落前把他捞回来了。
令人难过的是他只剩下了一口气,我没有办法,把他埋进了雪里。
这是我第一次后悔与瓦坎达的对立。我族的医疗水平太落后了,无论那群废物怎么摆弄,也只是止住了几处伤口的血,他没醒过来。
可能这就是我们的道别了吧,我这么想着,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回到他旁边试着握住他冰凉的手,我努力的想分给他些体温。
我害怕看见外面的天再次亮起,他撑不了多久了,或许另一个日出来临时,他便连这最后一点微微跳动的脉搏也没有了。
如果回到那天,我一定不会在你肩上捅个洞,如果没有那个洞你今天的胜算应该能更高点,或许就不会被那混蛋扔下瀑布。
说实话,如果可以重来,我应该干脆把你揍扁,我的实力把你揍扁其实根本不费劲,那天不过是让着你而已。
然后等那个混蛋来,再不济被丢下悬崖的也是我,你现在应该意气风发的和我对着干,而不是吊着口气躺在这堆雪里,让我看着你离我越来越远。
我念念叨叨了很多肉麻又无聊的话,念叨了一整夜,这是我第一次说,也是最后一次。
这一晚说的所有话很快就会变成秘密埋进土里,想想有些残忍,我宁可这些话他都能听见,然后在醒过来的时候用这些嘲笑我。
悲伤的我于是小心的把他的手放回雪里,就在这一瞬间,我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对哦,今晚在这发生的事谁也不会知道!
于是我破涕为笑,开心的在他旁边边堆雪人边唱起了freestyle。


5.
她们居然来了,带着心形草,我就知道他们一定会来,他一定会得救的!
然而万万没想到,我大意了,在我带他们来到T'challa旁边时,他胸口两坨奶子形的雪堆让空气看了都想安静。
不了解不知道不清楚,别看我啊我不是我没有。
咳,总之跳过那些没用的,总之他们弄醒了他,他回来了,这臭小子回来了。
我不想看那些墨迹的煽情戏码,我想和他说话,我想让他亲口在我面前说些什么,我想知道这不是梦。
他说谢谢我,他希望我保护他的母亲。
我对你发誓,只要你平安无恙,我可以对你发一切誓。
他又向我借兵力,我大人猿是以一敌百的战斗民族,就这场小架在我们眼里屁都不算!
于是我开开心心的拒绝了。
好吧好吧,这可不一样。如果他需要的是我,我愿意卸下现在的责任把首领的位置拱手让人,在那一战肝脑涂地,代表我自己,为了T'challa。
但是我的族人不是我冲冠一怒的筹码。

6.
他走了没多久,白猿所有的战士都集合起来,来到了我面前。
我们愿意为之一战,我多多少少料到了他们会这么说。
我们两族之间互不干涉,没有为他卖命的义务,我这么说,准备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顺便收拾收拾一会自己悄悄去帮忙。
我们不是为了他,也不是为了你,为的是这块土地,无论如何,这里还不到生灵涂炭的时候。
他们如是说。
居然还教育起我了,不过说的有道理,这次确实是我想的不周到。
可能这就是蒙蔽人双眼的爱情吧。
而且我们要收拾那群犀牛!居然把咱们首领顶了八个空中转体自由落体后在泥地里托马斯全旋!不能忍!
操你们妈了能不能不提这事?!

7.
他赢了。
过程不算很曲折,总之赢了,他重新回到国王的位置上,开始为了自己的责任四处奔波。
从那之后我就没再见过他,或许对他来说并无必要。那之后我也没闲着,整顿自己的地盘,像以前一样日复一日的做首领该做的事,偶尔想他,也没有很想,普通的想,想起时有种求而不得的寂寞。
我想起很多过去,我和他在雨林里追着热风,跑过泥泞和潮湿,揉打在沙石上,那时候他笑得比现在开心很多。
还有在芝加哥念书的日子,彻夜喝酒吹牛,想未来的事,那时候我想我们可以永远这样,互相嘲讽大猴子小黑猫。但成长的代价就是说散就散,甚至连一场沉重又不甘的道别也没有。
还有那天,他跌倒在水中,带着不屈的生命力一次次爬起来,还有那天,他躺在冰冷的雪白里,呼吸微弱得让我以为他再也不会醒来。
我想他是一定不会喜欢上我的,不过我已经轰轰烈烈的死心塌地过一回了,不能留遗憾。
所以本以放弃的追求计划,现在重新开始。

8.
我提出了再挑战他一次,他同意了。
但是我今天不是来打架的,是来求婚的,胜算不大,但是足够让他永远记住我喜欢他这件事。
很自私,很冲动,也很无聊,尽管如此我也想这么做,在瓦坎达这片土地上所有的人民面前,告诉他我想对他说的所有话。
没有了一切隔阂,仅仅代表我希望他也喜欢我。
几乎在挑战开始的同时,我单膝跪地,摸出兜里的戒指,扔掉武器正要开口。
他妈的被他一脚踹下了瀑布。


9.
很不幸的,我被毫不知情一心只想打完了回家吃饭的T'challa一脚挝飞了。
还好还好,没有犀牛那次伤得重。
他来看我了,看上去很担心的样子,我在心里默默的爽了一下,但是脸上得装,冷漠的瘫在王座上盯着他。
旁边的小弟一副很懂的样子,相当配合的扬着下巴用鼻子出气,凶神恶煞的,牛逼。
然后他们就和T'challa产生了如下对话。
M'baku,那个,我…
woof!woof!
我不知道…
woof!woof!woof!
我不是故意…
woof!woof!woof!woof!
who!let the dogs!out!

我可求求你们给我闭嘴吧。

10.
没有办法,我带他回了自己房间,再不回,他怕是要以为我们部落正在闹疯猴病。
我开门见山,也没啰嗦别的,T'challa,我喜欢你,我昨天是想和你求婚的。
他愣了,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我喜欢你,就仅此而已,说完了就舒坦了。
空气沉默了不知多久,他抬头看着我,M'baku,那晚你说的话,其实…我听见了。
这回愣住的是我。我想幸亏自己是黑人,无论脸有多滚烫都可以装作毫无波澜。
谢谢你,但是我马上要结婚了。
哦,那恭喜你,祝你幸福咯。
这一刻来临时没有我想的那么难以接受,反而,释然吧。
不过又是一种自以为是的说散就散,还算能习惯。
就在他要转身离去时我突然再次灵机一动,一把抓住了他,我想,这句话不问,我一定会后悔的。
那啥,那我边rap边在你身上堆雪人你不知道吧?
可不能在他手里落下把柄。


11.
他大婚那天声势相当浩荡,而我还是决定去了,这么大的日子,我得送上祝福才行。
他看向自己王妃的眼神满是温柔和宠爱,我想自己看他的时候,大概也是这样的。
他会越来越好,我也会的。剩下的事就交给时间,忘记或是重新开始,一切都会有最好的安排。
而那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会永远埋在我心底,或许若干年以后再想起,我会告诉他,到那时我应该会很坦然,他的话,不一定,我也不知道他听了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至于这个秘密是什么,就让它作为这个故事的结尾吧。




我趁你没醒在你后腰上纹了个王八,想不到吧?